對話《狐妖小紅娘》作者小新: 去愛吧,像沒有受過傷一樣

當代年輕人分泌荷爾蒙主要靠嗑的cp發糖、戀愛指南主要靠二次元動漫。

這不是一句戲謔。

當代年輕人對愛情話題的投入真的超乎想像。一邊追著純愛番、一邊抽空聲討明星劈腿八卦,還熱火朝天參與熱門話題的討論:

「愛情和麵包」怎麼選?

「為什麼當下年輕男孩都不追女孩了?」

「大學要不要談戀愛?」 

「我只能在二次元里找男朋友」

……

在周三的深夜,很多粉絲就在等一部動漫的更新。

11月20日23:52分,小新抽空上線向粉絲解釋「12點前來不及了,今夜修仙的可以考慮佛系看看2點能不能掉落,不修仙的明早吧。」

11月21日凌晨4點,小新再次上線留言「第360篇終於畫完並上傳。」很快,在他微博下粉絲蓋起了劇情討論和嗑cp的高樓。

小新所謂的來不及的正是被譽為「愛情寶典」的漫畫《狐妖小紅娘》。

在騰訊動漫上,它的人氣超151億,收藏數460萬;在B站,《狐妖小紅娘》也是至今播放量最高的國漫動畫,目前全網點擊量已經突破55億、微博超話閱讀量逾4.7億。

聚焦年輕人喜歡的愛情動漫《狐妖小紅娘》,它究竟是個什麼故事?年輕人為什麼喜歡它?我們和它的漫畫作者小新聊了聊。

從情緒化到哲理,深度探索愛情

通俗點說,《狐妖小紅娘》是個紅娘幫你找真愛的故事。《狐妖》設定了一個人與妖共存的世界。妖壽命千萬年,人的壽命有限,妖為了和戀人永世相愛、向苦情巨樹起誓求「轉世續緣」。而「轉世續緣」還需要「紅線仙」塗山的狐妖一族協助才能完成。 

《狐妖小紅娘》是個容納了n種愛情範本的大IP。動漫連載4年、漫畫7年,自嘲萬年單身狗的小新搖身一變成了漫畫界「紅娘」。

作為一枚浸入型創作者,小新每一次下筆還是會把自己帶入角色。「可以說在作品裡我談了很多次戀愛,算是意外收穫吧?」

更大的收穫是小新在創作過程里,逐漸釐清了怎麼去思考愛情。

2012年,28歲的小新特別想寫一個人妖轉世再相愛的故事,儘管他屢次澄清只是受到《白蛇傳》的啟發,不過八卦的網友們還是猜測當時的他受到了情傷,因為作品騙不了人。

第一個故事《下沙篇》充斥著心酸、吃醋、絕望等複雜情緒,這些情緒源頭是小新的幾次失戀經歷,作為一個內容創作者,這些體驗又在他筆下的人物身上重現。

「土狗」前世向軍娘提親了100次,虐!轉世的軍娘在這一世依然多次傷害他,狂虐!

雖然這個虐心故事指向當時小新對愛情的態度——愈挫愈勇、不放棄,但不加克制的情緒化削弱了故事內涵,所以《下沙篇》剛上線時反響平平。

愛情是什麼樣子的呢?應該要怎麼體現呢?小新開始在《狐妖》里加入更深度的思考,比如愛是如何成為信仰。

情緒克制、呈現深度思考的《王權富貴篇》迎來了《狐妖》的第一波爆炸式人氣,很多觀眾也是在這裡「入坑」的。

道門「兵人」王權富貴和蜘蛛精反抗家族門規的戀愛,並不是小新表達的重點,小新想探討「道」——信仰對人的價值。也許戀愛只是用來展現王權富貴這個人由工具到人自我意識覺醒的過程。同時當他覺醒後,愛情、自由又成為他追逐的「道」。

小新把筆墨放在王權富貴的自我意識覺醒上。探討作為人的價值,是小新塑造王權富貴這個人物的意圖所在。

王權富貴個人微博超話達7000萬閱讀量,除了愛情的點,還引發了當代「社畜」對職場「工具化」現狀的思考,「我們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勞動力」超話里有人這麼說。

當然啟發人對職場價值的思考不在小新意料之內,小新的目光聚焦在愛情領域——「到底怎麼去愛?」

人妖、正邪、美醜,三重對比下,採花大盜「百變妖君」顏如玉愛上公門女捕快律箋文。對於他,在愛情和作為妖的天性之間是一個二選一的取捨。

愛情很美好,但也充斥著付出、甚至犧牲。

「千顏篇其實很殘忍,但它的借鑒性更強。」小新建議有情感問題的讀者不妨去看看顏如玉的故事,懂得愛並不夠,實踐為愛付出才是關鍵。「要做到真的很難很難,但這就是愛情」。

隨著故事的推進,小新的思索更加深入,到了第五章《南國篇》,哲理性的思辨讓劇情走向愈發緊張。

冒著被粉絲罵拆cp的危險,小新給主角安排了另一段真愛,用三角戀的故事去論證「再世續緣」和個體獨立性的關係。

《南國篇》也被稱作「小三」篇。平丘月初作為主角東方月初的轉世卻愛上了別人,在轉世續緣後,前世戀人塗山蘇蘇和今世戀人南國公主誰是第三者?

用三角戀故事,闡釋「再世續緣」本質,續緣給的是機會、不是保障,相比《王權富貴篇》對個體自由的表層探索,《南國篇》才是真正意義上對「自由」的探索。

轉世的我是一個全新個體、還是前世本體的延續?前世的戀情一定要今世的「我」來繼續?這不是另一種形式的綁架?

在網上,這個爭論一直沒有停過,小新的回答並不是唯一答案,持反對意見的網友也有很多。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能啟發大家對愛情有所思考就夠了」。小新對愛情的探索還在繼續,相比說服他人接受自己的看法,啟發別人去思考對他而言更有成就感。 

用漫畫傳承,東方古典主義愛情

被問及為什麼《狐妖》這個愛情故事如此受歡迎。小新很為難,他仍舊用自己是單身狗做擋箭牌。

其實,小新的答案潛藏在開篇。動漫篇,《狐妖小紅娘》從牛郎織女、梁祝、天仙配、白蛇傳等中國經典愛情故事中入題,奠定了整部作品的基調:東方古典主義愛情。

什麼是東方古典主義愛情呢?

在b站,有個介紹《狐妖小紅娘》的視頻是這麼說的,《狐妖小紅娘》里的幾世情緣是外國絕對拍不出來的。

從小新到觀眾,這是個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點。 

首先是狐妖+轉世輪迴的東方愛情傳奇。

在傳統文化里,狐妖就是愛情的代言人,集美貌、忠貞、聰慧於一體,並且《太平廣記》、《拾遺記》、《聊齋志異》都有人狐相愛的傳奇故事。

此外,還有東方靈血、滅妖神火、天地一劍等中國人才懂的仙俠梗。在海外,這些難哭字幕組的翻譯被老外吐槽看不懂。

當然,東方古典主義愛情最內核的是深沉含蓄的愛情表達方式。

是王權富貴抱著蜘蛛精,面對千劍屠戮時說出的溫柔情話「萬水千山,你願意陪我一起看嗎?」

中國式情話從來不是我愛你,我想你,而是我等你,我陪你。所以「萬水千山,你願意陪我一起看嗎」 一出現就燃爆了b站的彈幕,在中文互聯網愛情箴言中常常榜上有名。

主角東方月初、塗山紅紅沒有說過一句我愛你,但他們可以為對方犧牲自己。

深沉、含蓄、犧牲,《狐妖小紅娘》讓我們重溫了一次古典主義愛情的價值觀。

湯顯祖在《牡丹亭·題詞》中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情之至」的故事,在這個時代似乎沒有生存的土壤。瓊瑤劇被批三觀不正、牛郎織女、田螺姑娘的神話故事被人解構惡搞、pua殺豬盤、女性嫁富指南等「三觀不正」的觀念竟然被人追隨效仿。真讓人感慨人心不古。

《狐妖》等一批新國漫IP在價值觀導向上越正能量、越被大眾認可。我們探討了愛情里的「口紅理論」,得出結論:現實里的戀愛越難,影視動漫里的愛情越受追捧。

因為稀缺,所以感動,因為感動,所以追逐。

這也很好解釋了為何近年全球流行起了人妖戀。大概是人類不相信自己這個物種吧,把忠貞、付出等美好品質寄托在另外的物種身上,西方搞出了吸血鬼之戀、韓國有外星人之戀,我們中國則祭出了狐妖之戀。

《狐妖小紅娘》能被譽為愛情傳奇故事的國漫第一IP,在於它的東方愛情價值觀無心插柳打在了時代的情感病灶上,擊中了愛情快餐時代觀眾的心。

迄今為止,上線的7個篇章,或是跨物種、跨門第、跨生死,總之,核心的「情」是東方傳統的羅曼蒂克:死生契闊、至死不渝。

我們這個年代,談戀愛變得越來越容易,戀愛卻又好像越來越難。動漫也好、電視劇小說也罷,載體不重要,「人類的情感過千百年也是相通的,故事是假的,但感情是真的。」

東方月初教會我們愛不是佔有、而是成就;顏如玉告訴我們犧牲是愛情的另一面;御妖國公主展示愛情里並不是強大的一方才有愛的勇氣;平丘月初和南國公主的故事告訴你愛可以讓彼此成長……

當國漫遇上城市文化

我們問小新:什麼時候覺得《狐妖小紅娘》真的火了?小新說是在線下真正看到大眾參與時候。

是去年,相思樹亮相杭州西湖天地大草坪、51路環湖「純愛公交」吸引無數情侶來見證愛情的時候;是在瘦西湖畔看到粉絲把情書投到「紅仙郵局」或流淚、或欣喜的時候;是在今年,狐妖在麗江藍月谷下搭起「紅仙客棧」,粉絲們去打卡的時候。

我們是不善表達愛的民族,我們的愛情也很含蓄,《狐妖小紅娘》這部漫畫能夠在現實生活里幫助到越來越多的人去傳達感情,作為作者,小新既感動又欣慰。

近年,「新國漫」一詞被頻繁提及,「良心國漫」只要出現也總是讓人忍不住想去看一眼。

國漫正在努力成長中,二次元文化也處於從小眾文化裂變為大眾娛樂剛需的階段。2019年,整個泛二次元用戶規模已經達到3.5億,其中,喜歡輕量作品的95後、00後佔比超80%。

而作為國內頂級的漫畫IP,《狐妖小紅娘》除了漫畫、動畫外,在11月29日也正式進行手游公測。各行各業對其的認可和渴求度也在逐步增加。

那如何進一步擴大動漫IP對大眾的影響力,《狐妖小紅娘》似乎給出了一個解決途徑。

那就是嘗試與城市、與旅遊結合。

在2018年,我國將文化部和國家旅遊局合併,成立了文化旅遊部,大眾對旅遊出行的需求也越來越多。作為騰訊「新文創」戰略重要組成部分之一的騰訊動漫,也在考慮如何實現動漫IP的文化價值和商業價值的良性循環。

是否可以藉助動漫IP所具有的年輕化的內容及文化力量去豐富城市的文化名片及旅遊體驗?而旅遊產業也是否能夠讓動漫IP更接地氣,讓產業實踐和商業回報去反補動漫行業的發展?

這種合作聯動,並不少見。比如日本熊本縣的熊本熊以及鳥取縣的「柯南小鎮」。再比如,日本國民級IP《哆啦A夢》,在位於去往藤子·F·不二雄博物館的路線上,將登戶站打造為「哆啦A夢」車站。

優質的IP內容,對遊客的遊覽興趣,乃至旅遊生態將產生正面積極影響。

正如前文中小新提到,《狐妖小紅娘》IP在今年11月,與雲南麗江政府達成合作,「紅仙客棧」、「相思樹」落地玉龍雪山藍月谷下,見證遊客的美好愛情。而主角「塗山蘇蘇」也被授予「麗江市智慧文旅動漫大使」。

《狐妖小紅娘》與麗江的合作,是基於一脈相承的愛情基因。

20年前海岩的純愛小說《一米陽光》捧紅了麗江和雲南的愛情神話「一米陽光」。相傳,在麗江只有愛情的勇者、對愛情執著同時又不懼怕困難和危險的人們才有資格得到風神女兒的祝福「一米陽光」。

而在《狐妖》作品中,不管是王權富貴打破家族師門的條規選擇與小蜘蛛精的愛情,還是南國公主歡都落蘭與平丘月初的逐愛,也都體現著在追求愛情的道路上人們所需要的勇氣。

也許,萬水千山,希望你陪我看的就是這一米方寸下的陽光。

相同的愛情基因,是狐妖小紅娘與麗江聯動的基礎,一個現代愛情動漫攜手遠古的愛情傳說,共譜「勇敢追愛」。

其實,麗江,是狐妖IP第二次嘗試為城市文化名片賦能。上一次在杭州。

相思樹坐落西湖湖畔,讓杭州這座孕育了白蛇傳、梁祝等愛情傳說的古老城市,愛情氣質更生動,旅遊體驗更有趣及更有深度。

除了《狐妖小紅娘》,騰訊動漫的另一頭部IP《一人之下》,則與雲南扎染技藝合作,推出「人有靈」潮牌·雲南版,讓雲南的「風花雪月城」及扎染文化成為年輕人看得見摸得著的實物,將文化帶入年輕人的日常生活中。

人有靈潮牌的熱賣為《一人之下》漫畫和品牌帶來了更高的知名度,百度指數顯示,產品上線當天「一人之下」百度搜索指數達當月峰值,同比增長35%,「人有靈」售賣高峰期與「一人之下」搜索峰值高度吻合。

其次,金錢是保持長效IP的最好的激勵。迪士尼對《星球大戰》系列長達40餘年的深耕,與其累計270億美元的周邊收益不無關係。還有電影《冰雪奇緣》系列,正在熱映的《冰雪奇緣2》離不開《冰雪奇緣1》帶來的超高市場回報,劇中主角同款公主裙僅在美國就售出了300萬條,為迪士尼帶來了4.5億美元收入。隨後的5年中,平均每年為迪士尼帶來10億美元的衍生品收入。

把傳統文化和雲南風雅穿在身上,開發衍生品與傳承文化相結合,人文價值、商業價值兼顧,「一人之下」IP這步棋下的不可謂不妙。

中國的獨有傳說、中國的城市文化,是我們刻在骨子裡的情感基因。今天,動漫作為延續這份基因的媒介之一,用當代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去表達和記錄。正如騰訊動漫負責人鄒正宇所說,「期待未來,有更多的優秀漫畫家,能以蓬勃的時代精神和飽滿的民族氣韻,讓東方的美好故事得以煥新和流傳」。

對於《狐妖小紅娘》的作者小新,從《白蛇傳》為啟迪,再到自身的作品落地杭州,在這個輪迴里,他一路成長,從宣洩情感-理想探討愛情真諦,到傳承東方愛情觀。唯一不變的是初心「真誠,這是愛的起點、沒有套路。」無論是講好一個愛情故事、還是收穫一份愛情,都應該如小新筆下的那些人物一樣:去愛吧,像沒有受過一次傷一樣。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